熔接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熔接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花甲茶友遭遇风花雪月 两位大妈小区内大打出手明日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8:17:45 阅读: 来源:熔接机厂家

花甲茶友遭遇风花雪月 两位大妈小区内大打出手

8月7日早上9点多,一个大伯、两个大妈在采荷一小区门口打了起来。两位大妈脸上都有抓伤。

大伯,62岁;两位大妈,一个57岁,一个60岁。

当时,出警的是采荷派出所民警宗益忠。宗益忠综合三人说法,及对当时一些知情人的访问,还原了三位老人打架的来龙去脉。

57岁大妈是大伯的老伴。

60岁大妈是大伯的“茶友”。

去年四五月份,大伯在吴山茶楼喝茶时,认识了茶友大妈。

刚和茶友大妈认识时,大伯上班的地方离家比较远,茶友大妈经常烧好饭菜、买好酒,送到他上班的地方,两人一起吃饭、喝酒、聊天。

今年7月,大伯的工作有了变化,单位把他调到了离家近的地方。茶友大妈还是给他送饭送菜送酒,但有一次,大伯老婆(57岁大妈)送饭过来,两个人撞上了。民警宗益忠转述当事人的说法:虽然大伯老婆很不高兴,但考虑到这个地方离家近,为了面子,没和茶友大妈吵,自己搁下饭菜,走掉了。

晚上,大伯回家,她也就说了一句:“儿子都快成家了,别搞不灵清!”

第二天,大伯向茶友大妈提出了分手。

那之后,大伯开始躲着茶友大妈。只要是陌生电话,统统不接。还跟同事说好,如果茶友大妈来,马上通知他,他躲开。

茶友大妈找了一段时间,都没碰到大伯。

8月7日早上,她坐等在大伯上班的地方,要大伯的同事帮忙找大伯,说有些事情要当面说说清楚。

大伯觉得躲也不是办法,就和她约到了小区边上的茶楼谈,大伯还找了个见证人。

大伯一看到她,马上指着她说:“你不要再来找我了……”

她说:“你这人怎么这个样子的,怎么说,我们也是有感情的,怎么连个缓冲期都没有的?”说着,一个巴掌甩了过去,当时,大伯穿着拖鞋,脚下一滑,就在大伯要倒地时,她伸手将大伯抱起,大伯从她怀里挣脱,回甩了她一个巴掌后,气呼呼走出茶楼,茶友大妈紧追出去……

大伯路过小区门口时,门口坐着很多邻居。茶友大妈追在后面骂,“哪里有这么简单,说分手就分手?我投入这么多感情的。”

大伯的脸青一阵,红一阵。

这时,大伯的老婆过来了,两个大妈什么也没说,就扭打在一起了。

茶友大妈报了警。

民警宗益忠说,两个大妈脸上都有抓伤,但都不重。让她俩去验伤,两人都沉着脸坐着,说无所谓。然后,三人就这么闷坐着。

坐了有半个多小时,茶友大妈指了指脸上的指印对大伯说:“这种样子,怎么去见人?要不,你陪我在外面开房间住一个星期,等伤养好了再说?”

大伯还没答话。老婆嗤了一声说:“给你500块,你自己开房间去!”

茶友大妈不吭声。

民警宗益忠问他们想清楚了没有?三人都说想清楚了,不会再打了。三人一起离开派出所。

没想到,下午茶友大妈又找到派出所了。

她对宗益忠说,想来想去,还是觉得不服气。

“10天前,我们还在××宾馆开房间的。不信,可以把宾馆监控调出来看看。这样子分手,谁也想不通的。”

她说她四十几岁老公就过世了,一直没找男人,现在好不容易找到爱情,投入实在是太多了。

说着,她抹起了眼泪,“我不是一般的人,我儿子在很好的单位。我有三套房子,有退休金,儿子还给我一张银行卡,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。哪像他,这么大岁数还在上班,连短裤都是我买的。”

宗益忠说,她话说得很快,他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,刚想说,她又摸出手机打电话了。搁下电话,她对他说:“我小姐妹说了,这事就算了,毕竟我们相爱一场!”

她说,先验个伤算了。

第二天上午,茶友大妈拿着验伤单到了派出所,宗益忠把大伯夫妻俩也找了来。

三人坐定。

茶友大妈先开了口,她对大伯老婆说:“小姐妹,我对你是蛮同情的,我承认我有错。你打我,我不计较的,也可以原谅的。但他打我,我是很不舒服的,毕竟我对他是有情有义的。去年开始,我们一起吃饭,钱都是我付的。他的短裤都是我买的。每天,我都把饭菜送到他单位,哪有那么简单,说分手就分手的?”

大伯老婆说:“不管你怎么说,我都不会跟他离婚的。你的目的就是拆散我们!”

茶友大妈看了眼大伯老婆,转身对一直不吭声的大伯说:“你欠我小姐妹的2万块钱,你自己去还!”

大伯老婆一拍大腿,说:“说来说去,不就为了钱嘛?这钱,我来还!”

茶友大妈低下头,愣了半天,然后抬头,轻声对大伯说:“我以后还会来找你的。”

大伯马上涨红了脸,说:“找我干什么?”

“看看你不行啊?”

民警宗益忠说,茶友大妈说这话时,差点哭出来。

大伯老婆看不下去了,呼地站起来,说:“好了,你们两个道儿都差不多的,你们两个都喜欢老酒喝喝睡睡的,我们就别在一起了。我们住的房子归儿子。你们商量一下,这样有没有问题?”

茶友大妈一拍大腿说:“没问题,我有三套房子。小姐妹的钱也不用你还了。”

然后,她扭身对大伯说:“我爱你真的是太深了!”

大伯老婆跺了跺脚说:“我也管不了你的,你爱怎样就怎样吧!”

茶友大妈连忙接口,说:“你放心,我管他煞煞宽(杭州话,随便管管、小菜一碟的意思)的。上次,在朝晖,他跟我吵架,我一个巴掌劈过去,他响都不敢响的。小姐妹,你太弱了!”

大伯老婆火起,甩手给了老公一个巴掌,转身就走。大伯连忙起身,跟在老婆身后。

茶友大妈对宗益忠说:“你放心,两天不到,他肯定打电话找我的。”她说,打架的事情就不要追究了。

宗益忠追出去问大伯夫妻俩,大伯老婆说,已经伤筋动骨了,这点皮表伤算什么?!她也说不用追究了。

发布会策划

策划公司

成都庆典策划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