熔接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熔接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任正非华为将弃集权式管控

发布时间:2020-06-29 19:36:03 阅读: 来源:熔接机厂家

华为就是一只大乌龟,二十五年来,爬呀爬,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,忘了经济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在爬坡,许多人都成了富裕的阶层,而我们还在持续艰苦奋斗。

“华为也是互联网公司,未来组织结构一定要适应信息社会”

“古时候有个寓言,兔子和乌龟赛跑……华为就是一只大乌龟,二十五年来,爬呀爬,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,忘了经济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在爬坡,许多人都成了富裕的阶层,而我们还在持续艰苦奋斗。爬呀爬……一抬头看见前面矗立着"龙飞船",跑着"特斯拉"那种神一样的乌龟,我们还在笨拙地爬呀爬,能追过他们吗?”

华为创始人、CEO任正非近日在公司2013年度干部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昨日流出。在上述题为《用乌龟精神,追上龙飞船》的讲话中,任正非用龟兔赛跑来比喻华为,并称大公司不是会必然死亡,华为“后发式”追赶可能也会追上“特斯拉”。

任正非还谈到,这个时代前进得太快了,若华为自满自足,只要停留三个月,就会注定会从历史上被抹掉。正因为华为长期坚持自我批判不动摇,才活到了今天。去年,董事会成员都是架着大炮《炮轰华为》,“中高层干部都在发表《我们眼中的管理问题》,厚厚一大摞心得,每一篇的发表都是我亲自修改的。”

任正非这篇讲话的全文被刊登在华为内部论坛“心声社区”。据称,此次讲话是任正非第一次正式并详细地谈到互联网,从文章中可以进一步窥视华为下一步的想法和思路。

“不能盲目创新”

“大公司不是会必然死亡,不一定会惰怠保守的。否则不需要努力成为大公司。”这是任正非谈到的第一个要点,他举了“宝马和特斯拉”的例子。

2013年新能源汽车美国特斯拉以其颠覆式创新的思路赢得了全球关注,并引发了宝马在新能源汽车上能否追得上特斯拉的大讨论。这一话题自然也在华为公司内部引起讨论。

任正非称,自己支持宝马不断改进自己、开放自己,宝马也能学习特斯拉。

“华为也就是一个"宝马"(大公司代名词)……我们用了二十五年的时间建立起一个优质的平台,拥有一定的资源……是宝贵的财富……若不固步自封,敢于打破自己既得的坛坛罐罐,敢于去拥抱新事物,华为不一定会落后。当发现一个战略机会点,我们可以千军万马压上去,后发式追赶,你们要敢于用投资的方式,而不仅仅是以人力的方式,把资源堆上去,这就是和小公司创新不一样的地方。”任正非称,人是最宝贵因素,不保守,勇于打破目前既得优势,开放式追赶时代潮流的华为人,就有可能追上“特斯拉”。

在第一个要点中,任正非再以“聚焦”、“我们要持续不懈地努力奋斗”、“自我批判是拯救公司最重要的行为”三个小标题,作了详解。

谈到聚焦,任正非认为不能盲目创新,发散了公司的投资和力量。“我们是一个能力有限的公司,只能在有限的宽度赶超美国公司。不收窄作用面,压强就不会大,就不可以有所突破。”任正非称,华为只可能在针尖大的领域里领先美国公司,如果扩展到火柴头或小木棒这么大,就绝不可能实现这种超越。

任正非说,只允许员工在主航道上发挥主观能动性与创造性。非主航道的业务,还是要认真向成功的公司学习,坚持稳定可靠运行,保持合理有效、尽可能简单的管理体系,“要防止盲目创新,四面八方都喊响创新,就是我们的葬歌。”

“网络会冲散约束精神”

“不要为互联网的成功所冲动,我们也是互联网公司,是为互联网传递数据流量的管道做铁皮。能做太平洋(601099,股吧)这么粗的管道铁皮的公司以后会越来越少;做信息传送管道的公司还会有千百家;做信息管理的公司可能有千万家。别光羡慕别人的风光,别那么有互联网冲动。有互联网冲动的员工,应该踏踏实实地用互联网的方式,优化内部供应交易的电子化,提高效率,及时、准确地运行”, “我们要数十年地坚持聚焦在信息管道的能力提升上,别把我们的巨轮拖出主航道。”任正非称,“网络可能会把一切约束精神给松散掉,若没有约束精神,我们还会不会是一个主洪流滚滚向前进?”

任正非这一观点与众多大企业管理者不同,竞争对手中兴通讯(000063,股吧)董事长侯为贵近日称,“固守传统的电信思维,未来可能一败涂地,要鼓励公司内部创新,起用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年轻人”。

在审慎创新的同时,任正非也认识到“大数据”的压迫感。

“大数据流量时代应该是很恐怖的,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什么叫大数据。”任正非称,“在大数据流量上,我们要敢于抢占制高点。我们要创造出适应客户需求的高端产品;在中、低端产品上,硬件要达到德国、日本消费品那样永不维修的水平,软件版本要通过网络升级。高端产品,我们还达不到绝对的稳定,一定要通过加强服务来弥补。”

其中,他谈到了细节,“超宽带时代会不会是电子设备制造业的最后一场战争?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,对我来说应该是。如果我们在超宽带时代失败,也就没有机会了。这次我在莫斯科给兄弟们讲,莫斯科城市是一个环一个环组成,最核心、最有钱的就是大环里,我们十几年来都没有打进莫斯科大环,那我们的超宽带单独在西伯利亚能振兴吗?”

“如果我们不能在高价值区域抢占大数据流机会点,也许这个代表处最终会萎缩、边缘化。这个时代在重新构建分配原则,只有努力占领数据流的高价值区,才有生存点。我们已经打进东京、伦敦……相信最终也会打进莫斯科大环……”任正非说。

华为将试点“少将连长”

“价值观是组织的核心与灵魂”是任正非谈到的第二个要点。他称,未来组织的结构一定要适应信息社会的发展。

“公司内部考核要按价值贡献,拉升人才之间的差距。”有过军人经历的任正非称,华为将试点“少将连长”,按员工面对项目的价值与难度,以及已产生的价值与贡献,合理配置管理团队及专家团队。“传统金字塔的最底层,过去级别最低,他们恰恰是我们面对CEO团队、面对复杂项目、面对极端困难突破的着力点……过去的配置恰恰是最软点着力。”任正非说。

“我们是要让具有少将能力的人去做连长。支持少将连长存在的基础,是你那儿必须有盈利……我们要从有效益,能养高级别专家、干部的代表处开始改革,"优质资源向优质客户倾斜"。只有从优质客户赚到更多的钱,才能提高优质队伍的级别配置。”任正非称他不支持雷锋少将,雷锋是一种精神,但不能作为一种机制。

“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,来源于严格、有序、简单的认真管理”是任正非谈到的第三个要点。

“公司可以越来越大,管理决不允许越来越复杂。”他强调要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呼唤炮火,公司管控目标要逐步从中央集权式转向让前方组织有责、有权,后方组织赋能及监管。他表示,华为历经二十多年来的努力,在西方顾问的帮助下,华为已经构建了一个相对统一平台,对前方作战提供了指导和帮助。在此基础上,要再用五至十年的时间,逐步实现决策前移及行权支撑。

任正非在讲话中依然强调公司要持续不懈努力奋斗,华为的这种乌龟精神不能变。“我们不需要热血沸腾,我们需要的是热烈而镇定的情绪,紧张而有秩序的工作,一切要以创造价值为基础。”

“2002年开干部大会是在IT泡沫破灭,华为濒于破产、信心低下的时候召开的,董事会强调在冬天里面改变格局,而且选择了鸡肋战略,在别人削减投资的领域,加大了投资,从后十几位追上来。那时世界处在困难时期,而华为处在困难的困难时期,没有那时的勇于转变,就没有今天。”在讲话行将结尾处,任正非反思道。

海外ip看国内视频

国外翻墙回国内看视频

回国VPN推荐